本篇文章4534字,读完约11分钟

李书磊

两年后,福建省委常委、推广部长李书磊回到北京。

这次,他承担了北京市委常委、纪委书记的担子。

据北京日报社微信公众号《长安街知事》1月3日深夜新闻报道,近日,中共中央宣布:李书磊同志担任中共北京市委委员、常委和市纪委书记,叶青纯同志不再担任中共北京市委常委、委员和市纪委书记职务。

1964年出生的李书磊上次离开北京前的职位是中央党校副校长。 他在这个副部级职位上呆过6年。

这6年间,李书磊很少接受媒体采访。 “他的低调是任何情况下的低调,绝不是有意掩饰的”。

他的部下给出了六个字的评价:严谨、低调、务实。

14岁的时候,也就是1978年,李书磊进入北京大学图书馆系,之后在北大中文系获得硕士、博士学位。

与许多同龄人相比,他将于凌晨四年进入大学,所以“神童”的名字就来自于此。

李书磊有一次解读了“神童”的名字。 “我小学的时候连续跳了两段舞。 跳级是在班里学的,我哥哥在家教的,所以上课没意思,逃学了。 如果逃学被老师抓住,假装生病,假装肚子痛,肚子痛是无法调查的。 老师告诉我家,我爸爸和我哥哥商量,让我跳等级,跳等级,课都是新的,都不会,不敢逃学。 ”

小学的时候,李书磊不是老师喜欢的学生。

关于这一点李书磊后来也承认了自己。 “老师不喜欢我,还好好整我。 我被同学评价为“五好”学生,但老师说“拿走了”我,很受伤,我觉得天很黑。 ”。

李书磊曾经自称“儿童中的文人”。

他上小学时的大队被称为破车庄。 因为一个大队有几个自然村,同学们来自不同的村子,两组孩子一见面就大声咳嗽,谁咳嗽得厉害,因为爷爷们都咳嗽。 面对面咳嗽经常会陷入混战。

李书磊不是吵架的主力,通常只是出主意,所以自称“文人”。

《文人》里的李书磊小时候的生活也不是《刀光剑影》里虚无缥缈的,李书磊最快乐的事件就是自己能读很多书。

“我把家里的书看了一遍,《林海雪原》、《西游记》、《红楼梦》,能找到的都看了。 当时我很喜欢《西游记》,看了就学日悟空,折了我们家后院的小树,剥了皮,变成了金条。 ”。 那个时候,穷日子是大人的事,孩子们总是自作自受。

20世纪60年代初出生的孩子经常被认为是幸运儿。

“文革”突然跳出来的时候,他们很小,所以冲击不大,也不需要像他们的哥哥姐姐们一样,快上山下乡。

他们长大后,接受高中教育时,1977年,高考恢复,成绩好的农村孩子进入大学,毕业后可以进入各行各业贡献自己的光和热。

1964年出生的李书磊都赶上了。

1978年,14岁的李书磊高考后,没怎么想,乖乖回家工作了。 有一天,他在黄河滩放羊。 姐姐拿着北大的录取通知书去找他。 他看到通知书的瞬间,把羊鞭扔向黄河。 “这才觉得没有必要放羊。 ”。

为什么选择北大? 李书磊后来解释了。

“考大学之前,在人民日报上看到了照片。 北大中文系工农兵学生高红十和她的同学正在讨论长诗《理想之歌》的创作。 高十和《理想之歌》,当然仰慕,但当时印象最深的不是诗,也不是诗人,而是他们围着的桌子:桌子上有光线吸引人的桌子,映着他们的影子,在我眼里它很漂亮,太高级了。 这张桌子极大地感动了我,我对北京大学产生了强烈的憧憬之心。 ”。

李书磊的本科不在中文系,但是硕士和博士都选择文学作为自己的专业。

李书磊和北大中文系教授孔庆东同为1964年人,但1983年,孔进入北大中文系本科时,李已经是中文系硕士一年级学生。

换句话说,孔可以说是李的直系师徒。

孔庆东在《北大博士李书磊的奇妙风采》的复印件中说:“李书磊是现在的青年学者圈,是少年得志、官高爵彰显的一员,我等文学青年都在做师兄的事。 事情就看事情了,但从感觉上看,李书磊怎么看也不是师兄,也不是师弟,有点生气,就像作为师侄的某师弟的高弟或令息。 ”。

我记得孔庆东刚进入北大不久。 班主任温儒敏老师说:“别这么疯狂。 今晚带研究生介绍学习经验。 ”。

到了晚上,温老师白白带来一个胖胖的大孩子,说:“这就是你们李书磊的哥哥。”

大家突然好奇,心想温老师是不是上中学的儿子。 他说:“我知道李书磊和我同岁,但比我早四年进入大学——他是一名少年大学生。”

李书磊和哪个“老三届”的同学,班里有比他大两倍的同学,也有带着孩子来北大的女同学,孩子的户口落在了他们班……

弟弟孔庆东说:“年轻的李书磊被男性嫉妒,也被女性接受,但他不知不觉中就是这样。 他甚至不认为自己年轻。 他真的以哥哥的态度介绍了北大的趣事,介绍了研究课题。 ”。

当时,李正在研究20世纪80年代的“青年作家群”问题。 他兴奋地说话,眼镜后面的小眼睛笑眯眯地看着聚集在他身边的几个女人。

孔庆东有点开玩笑地写道:“我不知道坐在远处的男性才是认真考虑他的课题的,坐在近处的女性大多抱着预测。”

北大十年,同学们也教了李书磊很多东西。

他们大多是高中毕业后闲逛一段时间的人,有工农商学兵五行八作的人,他们带给李书磊的简直就是中国社会史。

李书磊随后谈到了这一时期。 “同学们的经验和见识,使我在中学时代通过报纸、教科书认识到了世界的狭隘,并迅速摆脱了当时积极的思想解放运动,我的思想和内心不断在惊愕中进步。 ”。

毕业后的李书磊走上了坚实的学习和优则工作的道路。

1984年硕士毕业后,李书磊被分配到中央党校文史教研室任教,两年后,他回到北大中文系攻读博士学位,然后回到中央党校任教。

从1989年12月开始,李先生担任中央党校语文教研室主任、文化学教研室主任、文史教研部副主任、主任、中共中央党校培训部主任、培训部主任、校务委员、教务部主任。

期间,他去了河北青龙挂职县委副书记,去了陕西西安挂职市委副书记。

2008年12月,44岁的李书磊担任中央党校副校长,至副部级。 当时,中央党校的校长是当时中央政治局常务委员、中央书记处书记的习大大。

尽管身居高位,在中央党校同事心中,李书磊仍然有用学者的语言和周围人讨论问题的习性,而不是官员的语言。

他的通俗话,不仅对一个问题进行学理上的分解,而且可以与党的重大理论相结合。

李书磊经常说:“为了不占满话题,请留下余地。 ”。

他认为,这片“余地”不是出于做人的狡猾,而是“当你不能包罗一切分解材料,掌握所有分解材料的时候,学者的严谨,说话不是学者应有的态度”。

中央党校党建教育研究部是李书磊在中央党校具体分管的部门之一,在该部教师的印象中,李书磊几乎不喝酒,通常也参加他分管行业的外事活动,他有学者的严谨,但也有文人的幽默。

有一次,一个外国朋友访问党校,送了李书磊这样的当地特产。 李书磊拿在手里说:“这是吃的,要交给公众吗? ”。

这位教师每次党建部青年教师读书会,李书磊几乎都参加,不仅听,还记得自己说话。

“我们很佩服他。 虽然是文学专业出身,但政治学行业也有自己的学理思考。 教师说:“他从政治哲学的高度,经常能包容我们的观点。” “他的观点是吸引年轻教师。 我早就知道他有“北大神童”的称号,但依然会被他超然的发表所折服吧。 ”

曾任中央党校校长的习大大提出中央党校要成为一流学府。

大言不惭地说“一流学府”要体现在一流的教育和科学研究、一流的人才和团队、一流的硬件和基础设施、一流的管理和服务、一流的风气和人文环境五个方面。

李书磊对此有自己的想法。 他经常对教师们说:“外界评价中央党校的老师的话,我想外界说我们的老师很有学问。”

李书磊喜欢和年轻人说简单的话,甚至不惜暴露自己当时的羞耻。

比如他在北大读书的时候,是怎么成为同学们的灯泡的? 李先生回忆说,那个灯泡最大的收获就是吃了有生以来最好吃的水饺。

他允许年轻人犯一点错误,但严格的时候还很严厉。

有一次,一位年轻教师说自己这一年发了多少复印件,李书磊刚一听,马上指出数量不重要。

另一次,一位年轻老师刚刚发表了一篇讲石家庄城市建设逻辑的文案。 李书磊观察了一下。 找到那个年轻的老师,说:“你的那个观点不一定正确。 好好谈谈吧。 ”。

李书磊对青年学者的兴趣还体现在生活上。 他拿到经费后首先向青年学者倾斜,他经常挂的一句话是“最优秀的人来我们党校,我们不给他们机会,就不在意,不培养他们,这是极不负责的行为,也是败坏阴德的事”。

言语之间的重量已经很重了。

李书磊的学问在学术界一直备受好评。

20世纪90年代初,李书磊关闭房子看书,写了一系列重读经典的好文案。

那时,“李书磊”三个字可以说是雷贯耳。 他的《何以远行》、《杂览主义》、《重读经典》、《文学的文化意蕴》、《我的观世音》等一系列书籍,不仅引起学术界的观察,在全国都有相当的粉丝。

至今,在豆瓣阅读中关于“重读经典”一书的讨论中,仍可以看到年轻网友对李书磊的评价是多么深刻。

1989-1991两年间,李书磊在北京西郊租房子住,不问世事,在窗下苦读古书。

“读了感动的地方,特别想找谁谈谈,但是谁也没有,所以我把心得写在读书书记身上。 一天傍晚,我走出家门,门外飘着大雪。 我立刻想起了艾青的诗《中国的土地上落了雪》,站在雪中,不知为什么眼泪盈眶。 ”。 李书磊说。

之后,李书磊整理发表了这些读书,写出了重读古典文学的一系列好的文案,有1997年的《重读古典》。

李书磊从未否认自己的着作是出于感情上的需要。 “人一过25岁就有沧桑感,也有流浪感。 年轻时,凭借青春的力量闯荡的那个阶段结束了,感情的浪漫主义也结束了。 那个时候,特别需要感情的寄托,感情的皈依。 追求根源,包括对国土的感情、对中华民族的感情、对中国古典和汉语的感情,是我们真正的精神寄托。 ”。

这样的感情在孔庆东的文案中也得到了佐证。 “每次看到本磊,他总是号召大家埋头读书,为国家服务,“领袖”很了不起。 ”。

李书磊曾经声称最敬佩白居易。

他认为:“他是伟大的人道主义者,他以佛家无差别的心看待人生,他不会使用人们常用的等级偏见。” 从《琵琶行》到《长恨歌》,白居易观察下层的苦难,不仅为歌姬的遭遇弄湿了蓝衬衫,也同情了帝王“人”的角色,给人一种帝王内心的痛苦和无力感。

李书磊说:“这三分骨头的控诉让我们对无限的人生肃然起敬,我们从这里读到了对整个人类命运的深深的悲伤。”


关键词:李书磊; 关门读书。 1983年; 叶青纯; 北大中文系; 上大学; 上小学; 神童; 教务部。 文人

说几句话


年1月20日,《学习时报》发送了题为“纠正干部谈话‘伪大空长’的恶习——学习大语言风格的实践意义”的复印件,签名也是“文秀”。 “福建省三篇”的文风与李书磊在《重建语言》一文中阐述的观点一致,被认为是地方政府媒体重建官方话语体系的尝试。


1989.12—1993.05中央党校文史教研室讲师、副教授(其间: 1992.01—1993.05在河北青龙县担任县委副书记) 1993.05—1996.03中央党校文史教研部语文教研室主任( 1995.11当选教授。


1989.12―1993.05中央党校文史教研室讲师、副教授(其间: 1992.01―1993.05在河北青龙县担任县委副书记) 1993.05―1996.03中央党校文史教研室语文教研室主任( 1995.11 )当选教授。

标题:“北京新纪委书记李书磊14岁上北大 曾有神童之称”

地址:http://www.jsswcm.com/jnxw/20019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