本篇文章2408字,读完约6分钟

新闻网财经北京2月8日消息根据经济之声“天下企业”的报道,马年初,传来了感伤的消息,“老马”离我们而去。 拥有中国“国有企业承包第一人”称号的马胜于2月6日因病在家去世,享年76岁。 昨天( 7日)下午,在河北石家庄的普通居民楼,来送别马胜利的人络绎不绝。

马胜利的传奇胜利

让我们先认识到马的胜利。 他本来是石家庄造纸厂的普通员工,1984年,他的工厂连续三年亏损。 当时46岁的老马侧着心,走到工厂门口发出公开信,要求承包造纸厂,同时表示未能实现目标,希望受到法律制裁。 在一次电视采访中,马胜利回顾了自己的经历,说他下这个决心不是一时冲动。

马胜:当时我说把它包起来。 70万美元,没能完成。 我在中层干部会上经常说几句话,了解工厂的现实情况。 据我了解,很多情况下工作不集中精力,或多或少一样,做大锅饭的现象,我认为应该改变。 如果我成为厂长的话,我可以改变那个。

马胜率先在国有企业打败“铁饭碗、铁工资”,上任一个月就让造纸厂迅速扭亏为盈。 马胜首先在产品结构和销售激励上下了功夫。 造纸厂生产家用卫生纸,马胜根据市场的诉求,将原来的“大卷”规格改为6种不同的规格,颜色也从1种改为3种,开发出了“带香味的香水纸巾”。 然后,利用市场新闻,大幅降低生产价格,一系列措施使工厂一下子恢复了活力。

马胜:当时我们用的原料主要是棉绒,棉绒当时我们买的是1600元,而且纤维还很短。 但是这个社会已经是新闻社会了,我那天看报纸说,今年棉花大丰收,农民多年没换过被子套,改革开放,农民大量的被子套下来换了新的被子套。 下降的被子盖旧了,但是可以用来造纸,而且纤维还很长。 成本低于100元一吨,1000元以上到100元以上,原料质量提高1元,原料价格一次性下降十几倍。 你说赚不到钱吗?

结果表明,承包第一年工厂利润140万元,承包4年,利润增长21.94倍。 1985年7月26日,全国报纸刊登濮阳信息港长篇通讯,标题为“时刻为国家和人民利益着想的好厂长马胜利”。 马的胜利很快成了炙手可热的情报人物。

从20世纪80年代以来的人,几乎都认识到马的胜利,他是当时中国最有名的人之一,可以说几乎所有党政干部教师的学生都听过他的演讲。

马胜利:上海市委做出决定开展马胜利学习,北京市委、轻工部、全国总工会,中央向全国推荐,你想想到处贴着大标语,想想向全国性马胜利学习,那时我在全国做了600多份报告,到什么程度? 我在全国各省做报告,那时众所周知。 那个电视每天都有我,我成了电视明星。

下坡和上坡走得差不多

马开辟了国有企业改革的新途径,但此后也走上了公司经营的弯路。 1987年,马胜利开始“放眼全国”,决定承包20个省、100家中国造纸公司。 全名是“中国马胜利造纸集团”,他一个人担任100家分公司的法人代表。

一开始,马的胜利承包效益还不错。 但随着他“旋风般”承包贵州、云南、浙江等造纸厂。 从1989年下半年开始,许多隐藏的问题暴露出来,马胜利的日子不好过了。 对此,马胜利的反思是,他违反了经济规则。

马胜利:我承包了三年,利润翻了三倍,当时全国所有单位,都要从全国各地来找我,要求我承包。 一些指导市长带着人来找我承包。 而且,我自己能赢。 最后,我总结自己的教训时,说这是个人英雄主义。 我承包了这100家造纸厂。 你工厂的利润很好。 我也不能看。 哪个地方最困难。 现在发不了工资。 损失很严重。 我就这样做。 所以,包100家都是亏损公司,这违背了经济规律。 你现在找个联合,承包一下都好。 你不是像我一样好,是专业和不好。

另外,因为承包工厂会派遣干部。 最后,原石家庄造纸厂的班长被派往其他造纸厂担任厂长、总经理。 要控制这么多造纸厂,完全缺乏人才。

马胜利:我刚包的时候利润也很好。 请看山东糕点制造厂。 和我的工厂一样。 第一个月吃了亏。 后来又放了包,到了十几个,二十个,就开始出问题了。 当时没多少人才,你说你在招聘,可以这么说到今天吗? 在哪里招聘? 不现实,我真的不能派人手。 那个时候,交通也不像现在的飞机那么方便。 那个完全不行。 1984年的时候,交通、基础设施、通信没有今天的现代化那么发达,所以你没有鞭策。 有时列车不通。 车也不通。 你要怎么办?

1991年5月,马胜造纸公司集团解散。 1994年,挂在石家庄造纸厂门口的“厂长马胜”的铜字招牌被拆除。 1995年,当时56岁的马胜利被免职退休,石家庄造纸厂随后不久申请破产,两年后被收购。

晚年是寂寞的最后一步

退休后,马胜利地躲在家里,三个月没下楼。 他当时的退休工资只有一百多块钱,最困难的时候,马家每天都吃白菜。 1996年,他在石家庄站北侧的清真大街开了一家“马胜包子店”,两年后,马胜的包子店在城市道路建设中被拆除。

随后,马胜利又创办了马胜利纸品销售企业。 他给自己的产品命名为“援助旺”这个品牌(“冤枉”的语言吕敷)、“六月雪”的餐巾纸。 但是,这家公司几年后消失了。 马胜利曾经说过,给产品起这样的名字是因为他对自己的处境感到不满。

马胜: 1998年我开始卖纸。 卖了什么不当品牌的卫生纸,什么窦娥品牌的餐巾纸? 为什么? 我也很气愤,我的老马兢兢业业工作了这么十几年,我连星期天都没休息过。 我的老马真的屁股坐着没错过地方。 钱不在口袋里。 干干净净一辈子,最后我来卖包,很惨,很惨。

1999年,马胜利又开始雄心勃勃地筹建“马胜利造纸厂”,上级领导给他办理了国务院特殊津贴,将他的月收入提高到930元。 在领导的劝说下,马胜利回家了,回到了沉默。

2004年,青岛双星集团正式聘用马胜利出任集团副总经理,宣布经营马胜利通过承包双星全资注册成立的“双星马胜利纸业有限企业”。 马胜利说,五年后他将成为亿万富翁。 这是马胜利人生的最后一步,但这次“承包”很快就安静了下来。 原因至今仍是个谜。

标题:“马年之初“老马”离去 “中国最着名厂长”马胜利逝世”

地址:http://www.jsswcm.com/jnxw/19794.html